網路社運衝綠能,「陽光伏特家」創全民發電低門檻

公民電廠走得坎坷,到底該如何鼓勵全民參與發電?畢竟現實中,並不是所有人都有時間加入合作社或籌組電廠。必須想辦法降低公眾參與發電的門檻,才可能達成能源轉型「分散而非集中」、「能源民主」的宗旨。

如果網路下單,就能投資一塊光電板來發電,是不是容易多了?「陽光伏特家」首開全民電廠運動風氣之先,透過網路平台募集屋頂、發動民眾認購太陽能板,不僅降低參與門檻,也讓平台降低建置成本,並透過維運電廠獲得一定利潤,成為再生能源創新標竿。

陽光伏特家創辦人陳惠萍,從研究能源轉型到親身實踐。(攝影/林吉洋)

太陽能為何無法走進家戶?社會學博士從研究者轉為行動者

2009年《再生能源發展條例》通過,政府提供20年保證價格收購的躉購制度,理論上,民眾參與再生能源發電的行動會更蓬勃。不過,當時攻讀社會學博士的陳惠萍觀察到,投入發電事業的有9成以上都是大資本、大企業,它們透過躉購制度賺到錢,而絕大部分公眾依舊無感。

問題來了,「有這麼好的制度,為何家家戶戶不趕快裝置太陽能板,享受20年收益?」陳惠萍以此作為博論題目,「預期中的全民參與並沒有發生,顯然市場上,還欠缺一個民眾參與的機制跟作法。」

取得學位後,內心一股聲音督促著陳惠萍,從一個研究者轉成為行動者,她心中的糾結在於,「到底是要成立非營利組織,還是成立一家公司?」從未有創業念頭的她,逢人就討論這件事,直到遇到另外兩位分別具有電機及資訊專長的共同創辦人,台灣最大的全民電廠平台「陽光伏特家」的故事就此開始。

突破公眾無感,設計「低門檻」群募平台

「公民參與在台灣再生能源是一個被遺落的市場,」陳惠萍解釋市場邏輯,「在同樣的時間成本下,業者會選擇開發具有規模的太陽能電廠,500KW或許才略具開發潛力,然而一般家戶屋頂只能有5KW或10KW,難以形成規模效應,如何去突破侷限?」

一般民宅屋頂面積小,要裝設光電必須逐步累積才能達到規模效應(陽光伏特家提供)

陳博士日以繼夜在想:「如何降低使用者參與門檻?」同一時間,群眾募資在網路上蔚為風潮,讓陳惠萍跟創業夥伴靈機一動,「以眾人之力來創建太陽能電廠」不失為一種方法。

他們的模式是,一方由民眾提供屋頂,一方是民眾參與認購投資太陽能板發電,由陽光伏特家負責維運並分配部分發電利得,而提供屋頂的人獲得租金,參與眾籌者則獲得20年優於定存利率的售電回饋。

但一家新創公司要招攬會員掏錢參與購置太陽能板,何其困難?陽光伏特家第一個案場在台南,名為「擔仔1號」。陳惠萍記得清清楚楚,「一共44塊太陽能板,每塊1萬5600元,裝置容量11.44 KW,內部報酬率7%。」案場有了,問題是「找誰來買?」

挺過草創期,案場募資飛速成長

「從零到一,沒有信任絕對辦不到。」所幸在當時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號召之下,買下「擔仔1號」一半的太陽能板,緊接著在2016年主婦聯盟基金會30週年,陽光伏特家推出苗栗案場「油桐花一號」,基金會又買了30塊。

陳惠萍事後回顧,「公民電廠合作社這種緊密的參與方式,類似於蛋黃區,但是要讓蛋白區的人參與太陽能發電事業,需要降低參與的門檻。」

大眾化的募資,便利的APP介面,會員在線上就可以看到自己投資的面板發電率,口碑使得陽光伏特家募資速度越來越快。「2018年,500KW的台南『擔仔六號』賣了兩個月,等到2019年聖誕節,嘉義案場『阿里14號』同樣 500KW、1500片,兩分半鐘銷售一空。」陳惠萍第一次感受到,大眾參與發電事業,其實充滿成長潛力。

陽光伏特家APP可隨時查詢案廠發電狀況(圖片來源/陽光伏特加)

創造能源轉型的網路社會運動

陽光伏特家現在開發的案場超過250座,設置容量總計超過10MW,超過2萬人次參與認購。陳惠萍不諱言,這麼多透過網路募資的參與者,一部分是為了實現廢核跟能源轉型理想,也有的是為投資報酬率而來。她認為這兩者,在陽光伏特家壯大過程中相輔相成。

值得追問的是,嚴謹定義下的公民電廠,是「以公民作為營運主體、提升再生能源的公眾參與」。陽光伏特家如何讓這些靠募資而來的民眾,真正參與到能源轉型?

陳惠萍答道,「網路能跨越框架跟藩籬,透過遠端參與社會事務是網路世代的工具,陽光伏特家不只是募資平台,也是一個網路上的社會運動。」

她舉例,「參與者不只關心自己投資報酬率,也會主動關注相關政策變動,例如躉購制度、光電模組回收問題,因為參與到這個制度裡面。」她期許,「平台募集的不只是錢,而是對於能源轉型參與跟理解,如何在參與過程中,被empower(賦權)更多。」

「能源轉型是社會工程,必須降低門檻才能讓更多人參與,加速太陽能普及化。」陳惠萍認為,從進場的那一刻起,能源消費者變成生產者,才能讓一般人連結並思考能源跟環境永續、社會成本的關係。

2017年台灣大哥大與陽光伏特家合作,捐贈興建大同之家陽光屋頂。(陳惠萍提供)

以公益為本,光電規模才能滾動更快

為了維繫「陽光伏特家」的社會企業基因與公益性格,將再生能源跟在地社群連結也是重要的服務項目。陽光伏特家特別設計客製化方案,透過群募或企業捐款為弱勢團體蓋電廠,再將收益回頭支持機構永續經營,扣掉維運費用,回收資金粗估可以放大當初的捐款1.6到1.8倍。

陳惠萍認為,「公益專案收入不多,但是能夠滾動更多社會信任感跟行動。」她認為理想的狀態是,「每個電廠都有不同故事,連結社區、部落、企業行動,每個人都得到他想要的價值。」

對照現階段光電大舉進駐農村造成的爭議,她認為,「如果電廠的存在,能幫助地方大家,大家對待電廠的態度會不同。公民電廠的精神是創造社會溝通、共享的實現。」

她認為陽光伏特家與嚴謹定義的公民電廠,最大差異在於,「陽光伏特家是一個工具、一個協作者,公民電廠想做的事情我們做得到,但是我們可以做的事情更多。」陽光伏特家與環團在北海岸的公益電廠計畫,就證明利用商業平台,同樣可以達成公民電廠的理想。

公益電廠點亮北海岸反核之鄉

近期,在反核團體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簡稱綠盟)與陽光伏特家與共同促成下,建造了一座充滿意義的公民電廠。由北海岸反核行動聯盟協助金山當地皇后鎮露營區業者,提供屋頂建置太陽能板。

 

推薦閱讀

 

這個甫動工的「陽光海岸.綠益創生──點亮國境之北的屋頂陽光計畫」,是一個公益型的電廠,除了接受民眾出資、分配綠電收益外,也接受全民捐款。用捐款買的太陽能板,其綠電收益會挹注北海岸反核行動聯盟,持續推進環保運動,而「房東」也將租金收益用於當地兒童課後輔導。

綠盟認為這是一個極具指標意義的案例,核電可以有其他替代選項,反核團體更以實際行動支持友善環境的綠電。

北海岸反核行動聯盟執行長郭慶霖亦認為,過去錯誤的核能政策迫使地方文化生態消失、居民遷移,核廢問題至今仍無解。他指出,後核電時代將是走向地方的轉型再生,在金山開辦公民電廠,能夠帶領反核運動從被犧牲的體系走向支持的體系。

由國泰金控贊助,在屏東新來義永久屋園區搭建100KW規模的太陽能屋頂,發電收入支持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永續經營。(陳惠萍提供)

不必被定義框限,最重要的是讓公民電廠遍地開花

儘管陽光伏特家未必符合最嚴謹的「公民電廠」定義,然而陳惠萍認為,不必從組織模式去框限任何可能性,更重要的是如何滾動更多人一起加入發電事業。

「我們想證明台灣民眾有意願參與太陽能發電,讓公民電廠遍地開花才是最重要的事情。」陳惠萍強調。

陳惠萍也指出,「最核心定義的公民電廠,必須有一個組織動能很強、在地方扎根很久的團隊,然而並非所有社區都具備這個條件,也不是每個地方能夠維持緊密的社區連結。」她認為,「社會共好的發展,不能永遠只靠少數人。」

「全民電廠」模仿者跟進,公民參與的精神能否維持?

隨著陽光伏特家的成功,陸續有其他業者跟進模仿群募模式,也以網路平台號召全民參與綠能發電,其中不乏上市公司,它們取得的資金成本更低,給予參與者的投報率更高。

對此,陳惠萍並不排斥被複製,她認為這類「全民電廠」的網路平台普及化,或許能夠加速太陽能光電事業蓬勃發展。不過從嚴謹的公民電廠實現而言,可能就缺乏了公眾參與的行動意涵。

回顧《能源轉型白皮書》的「公民電廠」定義,「係以公民為主體,自主性設立相關組織,透過集體出資、付出勞力、物資或資源等方式,取得一定所有權或股權,並參與電廠營運。」

此外,陽光伏特家目前也有合法屋頂短缺的問題,與大型商業電廠合作,將成為未來發展的趨勢。「然而若商業電廠利用這類全民電廠概念,將侵占農地、破害生態的光電廠拿出來交給陽光伏特家招募全民參與,那還能算是公益的循環嗎?」對此陳惠萍則認為,陽光伏特家會有嚴格的篩選機制,不會犧牲企業形象而去代銷違反環境生態的光電板。

以此來看,公眾對於能源轉型的認同和參與仍是核心,網路募資的全民電廠,能否實踐能源自主意識,達成「能源民主」的目標,值得觀察與期待。

閱讀全文 →

媒體報導區

蘋果日報
遠見雜誌
經濟日報
數位時代
聯合新聞網
科技新報
風傳媒
倡議家
上下游
CSR@天下
屏東時報
中時電子報
陽光伏特家
Digitimes
新頭殼
CSRone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新唐人亞太電視
鉅亨網
台北時報
MoneyDJ理財網
中央社
產業人物
CTIMES/SmartAuto
富聯網
自由時報
Ettoday
工商時報
HiNet生活誌
行政院環境保護署
經濟部能源局
天下雜誌
Meet創業新聞
能源報導
BRANDING
公民新聞
今周刊
YAHOO新聞
研之有物
青年日報
cheers快樂工作人
關鍵評論網
社企流
台灣新社會智庫
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
綠色和平
大紀元
痞客邦
人間福報
商業週刊
TVBS
信傳媒
公益交流站
壹電視
公視
智由博集
非常木蘭
地球公民基金會
行銷人
台灣環境保護聯盟
TED